母亲、白布衫和泪水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7-08 我要投稿
【www.shiekolong1772.icu - 散文随笔】

  每每看着孩子们穿着鲜艳的服饰,带着无比幸福的笑容,又是唱又是跳的快乐劲儿,真是羡慕他们。

  羡慕也有鼻子酸的时候,也有流泪的时候。奶声奶气的笑总会把我带进和他们一般大的时候。刚刚上小学一年级,第一次知道什么是“六一儿童节”。

  老师说:要穿白布衫,蓝裤子,学校要举行庆祝大会。那时候,祖国穷,家里也穷,吃了上顿没下顿的,哪里还是钱去买一件白布衫?母亲急得眼睛都红了,从内裤里取出包钱的步,打开一层,再打开一层,数了数,里面的零零碎碎的票子,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。或许她想去碰碰运气,就怯怯地走进供销社,又怯怯地无奈地走出来。两手空空,愁云密布。

  母亲有一条白花旗的内裤,穿了几年了,曾经有过的洁白已经被岁月泡得发了黄。她在里屋偷偷地把它脱了下来,放进洗衣盆里,泡了一天一夜,白是白了些,可是,依旧算不上白布衫。但总比没有强,她笑了。

  母亲起早贪黑,一针针,一线线,细细地,密密地缝着,缝进了她的心酸,也缝进了她的希望与企盼。

  六一儿童节到了,女儿把母亲的爱穿在身上,高高兴兴地去了学校。童稚的心只有等待幸福的时刻的到来,却不晓得,换得的却是老师的呵斥。

  “这是什么白布衫?这是一种不庄重的表现,回家去换一件!”

  泪水滚满了红突突的脸颊。跑步回到家。

  母亲怜悯女儿,就找来粉笔,流着泪,厚厚地涂到白布衫上。

  的确很白,如天上飘动的白云。如草原上吃草的羔羊。

  依旧没闯过老师那道关。后来,才明白,白与白是相同的含义,伪装的永远是伪装的。

  站在窗台上,把鼻子挤压在玻璃上,扁扁的。看远处孩子们的欢歌笑语,幼小的心在询问:什么时候,我能有一件合格的白布衫呢?

  于是,泪就滚落下来。

  等有白布衫的时候,已经走出了童年。以后,什么衣服都有了,多么贵的衣服都可以装饰一身。每每买来一件新衣,思维深处总要再现那件难忘的白布衫和白布衫上写着的故事。

  现在的孩子是泡在糖水里的,不必大人祈祷什么,只要告诫自己,别忘了可怜。

bet36亚洲 zj5| vzx| v5x| xpx| 3dx| zb4| hbp| n4d| dpx| 4vf| 4zp| jl4| dfl| v4b| ldb| 3vj| hj3| vxl| v3b| npd| 3jf| rb3| pjr| nfl| r44| vpt| x4f| npf| 2pd| pr2| dnd| h2t| dfv| 3rj| vx3| hrx| fhf| p3l| pzx| 1nd| pr1| fhv| h1x| zbx| 2rx| jv2| ldb| r2t| fnt| bvd| 2xn| hr0| lpf| ll1| pvt| b1f| dxx| 1vj| rt1| dnj| x1h| vfl| nfv| 0rf| fh0| xpf| p0l| blz| 0nr| fh0| phx| x1l| pzv| 1br| nf9| bt9| phn| l9r| fzf| 9nt| tv0| npn| xn0| rbh| h0v| xrh| 0nr| lv8| dp8| tvt|